上调最低工资效果引发争议 open the window of AOD

上网: 2018-06-10

Title

由韩国政府成立的自主经济政策智库——韩国开发研究院(KDI)首次提出政府应调整最低工资上调速度的建议,引发争议。对此,总统府青瓦台并未直接表态。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金东兖表示,对于韩国开发研究院的观点虽可提出多种不同见解,但不应出现矛盾。

社会各界有关上调最低工资效果的不同分析引发了对上述建议的争论。青瓦台政策室长张夏成5月15日表示:“除部分餐饮领域外,上调最低工资并不会引发雇佣减少的现象。”次日,韩国副总理兼企划财政部长官金东兖则表示,从经验或直观来看,上调最低工资可能对雇佣和工资产生影响。这与张夏成的言论截然相反。总统文在寅在之后的发言中表示,并非截至2020年一定要将最低工资上调到1万韩元。若经济条件不允许,也可能无法达到这一目标。文在寅此发言暗示不排除对上调最低工资速度进行调整的可能。争议也在韩国各智库中蔓延。韩国劳动研究院看好提高最低工资所引发的效应。劳动研究院分析称,从今年第一季度劳动者家庭个人收入增幅来看,低收入群体高于高收入群体。劳动研究院以统计厅发布的《家庭收入动向》调查结果资料为依据,分别对户主收入、配偶收入、其他家庭成员收入以及除其他家庭成员以外的家庭和配偶收入进行分析后得出上述结论。文在寅总统以劳动研究院的研究数据为依据表示,收入主导型增长和上调最低工资将实现9成效应。但有观点认为,文在寅总统引用的数据中排除了因上调最低工资而失去工作的劳动者因素,并对此进行了指责。而韩国开发研究院认为,若未来两年将最低工资分别上调15%,在没有政府工作稳定资金的情况下,雇佣减少规模将分别达到2019年的9.6万人和2020年的14.4万人。今年上调最低工资的负面影响虽然微乎其微,但这得益于政府规模达3万亿韩元的工作稳定资金。韩国开发院还指出,纯体力劳动工作岗位减少导致与之相关的劳动力就业愈发困难。另外,收入排名在下游30%的劳动者领取相同的工资,且有可能因为工作经历的不同出现工资差别不复存在的副作用。

有关上调最低工资效果和调整上调速度的争论可能会动摇文在寅政府提出的“收入主导型增长理论”的根基,因此出现了强调效果及正当性的政府和提出反对意见的群体相对立的局面。但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收入排名前20%和排名在下游20%的劳动者收入差距创历史新高,有人指出,这与最低工资问题不无关联。有部分声音指出,政府不能只拘泥于达成最低工资1万韩元的目标。上调最低工资将影响中小企业以及因失业和减少工作时间导致收入减少的弱势群体,政府应采取应对措施。

  • RSS
  • 打印本稿
  • 目录
  • Top
prev  prev  1 2 3 4 5 6 7 8 9 10 next
Internet Radio On-Air Window to KBS WORLD Radio Window to KOREA
2018南北韩首脑会谈
北韩透视
청취자 만족도 조사 결과 -C
韩国语讲座 (Mobile)
更多服务
Podcasts
  • Podcasts
  • 通过MP3格式下载韩广节目,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能反复收听本台节目。

<

4 / 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