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漫话国乐》 四物游戏-岭南农乐 / 巫术长鼓独奏 / 名人神房曲

#漫话国乐 l 2019-03-06

漫话国乐


“四物游戏”是由大锣、小锣、鼓、长鼓四种打击乐器一起合奏的表演艺术。这些打击乐器采用农乐中富有韵律的音乐、强劲的敲击节奏、活跃的动作以及高亢的兴致,给观众带来一场兴致勃勃、热闹非凡的表演。四物游戏早已扬名海外,因为人们大都认为四物游戏是韩国最具代表性的文化剧目。


现在这种形式的四物游戏的历史比较短暂,1978年才首次亮相,只有40多年的历史。回顾70年代,随着政府大力推动产业化与城市化发展,乡下人背井离乡,大举涌向城市谋求发展,使得乡下许多传统文化面临消失的危机,农乐也是其中之一。而当时,国乐也受到大众的冷落与忽视。流浪表演团体男寺党出身的金龙培、金德洙等四名青年艺人为了谋求国乐的新变化,把目光投向了各地的农乐,重新编排农乐的节奏,赋予农乐更多的艺术性。经过不断的改进,推出了适合室内舞台的表演形式,由此,四物游戏成为韩国传统艺术的精品之一。


起初,当四人要把农乐从室外搬上室内舞台时,传统乐坛曾对此表示质疑。农乐本来是在广场等宽敞的户外表演的,把它搬上狭窄的室内舞台,而且还坐着表演,实在令人费解。有的人还表示:“他们到底在干什么呀?”、“太荒唐了”等等。以文学来比喻的话,他们的举动似乎是在把长篇历史小说缩短为诗歌。但四名青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在他们把四物游戏这样新颖的节目搬上室内舞台后,无论是音乐性,还是艺术性,以及变得更加富有色彩的节奏与曲调都引起了观众的热烈反响,人们开始对青年艺人的热情与执著赞叹不已。

{音乐1:《四物游戏-岭南农乐》/金龙培、李光寿、金德洙、崔钟实}


韩国人一开始曾对四物游戏表演感到非常陌生,外国观众的反应就更可想而知了。据说,四物游戏表演开始之前,台下的外国观众眼见舞台上只有长鼓等四种体积都不大的打击乐器,大都会产生质疑,用这些乐器到底能发出多大的声响呀?可一旦表演开始,外国观众大都为其爆发性的声响大吃一惊。


在西方,音乐的三大要素是节奏、旋律与和声,但韩国的国乐没有和声,国乐包含曲调与长短两个要素,相当于西方音乐的旋律与节奏。不同的是,西方的旋律指音符的高低变化,而国乐的打击乐器演奏也用曲调这一词,由此可知,国乐的曲调范围比西方的旋律更广。长短也是一样的,虽说与西方的节奏差不多,但具有更广的意义,比如,晋阳调长短的节奏缓慢,惠茂里长短指快节奏的音乐等,长短还指音乐速度的快慢。还有,扎紧茂里长短以八分之十二拍的标记表示节奏的强弱,古格里长短虽然与扎紧茂里长短一样是八分之十二拍,但两种长短的节奏截然不同等,“长短”一词不仅具有多样的含义,种类也繁多。四物游戏的魅力在于将多样的长短编织在一起完成一出精彩的演出。

{音乐2:《巫术》中“长鼓独奏”/ 长鼓-金正熙(音)}


金正熙名人常常自称为“花郎”。花郎一词源自新罗时代的青年精英组织“花郎徒”,后来称呼在巫术中演奏乐器的男巫。在古代,巫婆分为两种,一种是世袭巫,另一种是降神巫,指经过神灵附体的体验后成为巫婆。世袭巫主要分布在汉江以南与江原道太白山脉以东地区。以前,世袭巫家庭如果有女儿出生,长大后会继承家业成为女巫,如果是男孩儿,长大后成为在巫术中演奏乐器的花郎。


自古以来,巫乐也对国乐造成了很大影响。尤其是世袭巫,凭借代代相传的功力,其音乐与舞蹈的艺术性获得了很高的评价,比如江原道地区的巫乐以长短复杂的打击乐著称,还有盘索里、《神房曲》、驱煞舞等经典音乐与舞蹈都受到了巫乐的影响。过去有一段时间,巫术因被视为迷信,上层以破坏良风美俗为由,对巫乐进行破坏。令人感到欣慰的是,如今欣赏巫乐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作为优良的传统艺术,如何将巫乐继续弘扬发展下去,已成为后人义不容辞的使命了。

{音乐3:《名人神房曲》/ 名人乐队}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