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韩国经济影响几何?

#经济焦点 l 2020-11-16

经济透视

ⓒ YONHAP News

韩国总统文在寅周日通过视频峰会与其他领导人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这份协定由15个国家签署,包括韩国、中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东盟10个成员国。虽然没有印度的参与,但目前它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涵盖了26亿人口,占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贸易总额超过10万亿美元。这样一个巨无霸自贸区比其他任何自贸区规模更大。对于韩国经济而言,这样一份大规模自贸协定的落地有望创造更多的商机。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韩国全球经济研究所所长金大镐(音译:김대호)先生,与他共同聊一聊以上的话题。



在欧洲和美洲大陆已经形成了自贸区,但在亚洲,类似的自贸区很少。《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推出将为亚洲在全球舞台上站稳脚跟提供巨大的推动力,因为各成员国将通过自由贸易的方式谋求共同发展。此前,韩国总统文在寅推出了“新南方政策”,这个政策旨在加强与东盟等国家的联系。在此过程中,韩国扩大了与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等国的经济往来。但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形成的大型自贸区将更能节省时间,并扩大贸易规模,而无需再经历复杂的过程。对于韩国而言,大型自贸区将是扩展其经济领土的绝好机会。


美国总统大选已经结束,但全球经济不太可能完全摆脱贸易保护主义。在这种情况下,市场对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期望很高。这份协定将适用原产地和知识产权以及各成员国在商品、服务和投资方面等市场准入方面的最新贸易法规,各成员国也将从降低的关税中受益,协定各成员国生产的商品将有权享受关税优惠,这意味着韩国在各成员国的生产基地也将具有竞争优势。我们还注意到,签署协定的不少成员国都受韩流文化的影响,在这些国家中,随着这份协定要求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韩流文化内容方面的知识产权将得到更好的保护。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以来,由于贸易保护主义,韩国出口一直在苦苦挣扎,但是韩国现在出口到签署《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国家可以享受优惠的关税待遇,减少贸易壁垒。对于高度依赖贸易的韩国来说,这是非常好的消息。韩国经济研究院表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正式启动将使韩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每年平均增加1.1%,为消费者带来11亿美元的福利。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为韩国、中国和日本之间达成自由贸易协定奠定了基础,因为这3个国家都已加入这份协定。另一个积极的方面是韩国和日本之前曾因日本对韩实施出口限制而引发冲突,但现在将可以通过多边对话渠道缓解矛盾。实际上,除日本之外,韩国已经与所有协定成员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韩国和日本于2003年开始进行自由贸易协定谈判,但由于担心市场开放可能对韩国产业造成损害,因此谈判于次年中止。现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将把韩国和日本集中在一个自由贸易区内。


通过《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韩国将能够以较低的关税向日本出口其产品,而日本产品也将更容易进入韩国市场。尽管其影响不如双边自由贸易协定那样大,但对两国贸易具有促进效果。不过要注意的是,韩国在原材料、零部件和设备方面的竞争力不及日本,因此从日本进口这些产品可能对韩国不利。另外,日本的某些农产品和渔业产品具有很强的竞争力,韩国应该加强这一领域的竞争力。除了关税之外,韩国向日本出口商品时还必须解决非关税壁垒,因为日本人不愿购买韩国产品。例如,与其他国家相比,日本市场的韩国汽车销量非常低。非关税壁垒将使韩国难以开拓日本市场,但如果日本产品免关税或以低关税率进入韩国市场,其价格可能会主导韩国市场。韩国需要采取措施消除非关税壁垒。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落地将对韩国产生积极和消极影响。协定成员国也包括中国这样的农业强国,人们担心《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可能会对韩国相对缺乏竞争力的农业和渔业造成打击,因为这两个产业相对容易受到市场开放的影响。对于韩国而言,另一个问题是《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实际上是由中国领导的,这份协定和美国总统当选人拜登的贸易政策产生利益冲突。作为多边主义的坚定倡导者,拜登已承诺重返《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此前特朗普于2017年1月退出了该协定。


在拜登担任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时,美国政府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建立,但特朗普拒绝签署最终协议。现在,拜登当选为下任美国总统,恰恰是这个时候,《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也落地。在此情况下,拜登可能担心两种情况:首先,中国在亚洲占据霸主地位。第二,美国的盟友韩国向中国倾斜。拜登在2013年以副总统身份访问韩国时曾警告当时的韩国总统朴槿惠不要支持中国。许多专家认为,如果为了与中国接近,而与美国渐行渐远,那么这对韩国来说是最恶劣的情况,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反而有可能对韩国经济形成障碍。


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后,日本、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等11个国家签署了《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该协定并不包括韩国。如果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向韩国施加压力,要求韩国也加入这份协定,韩国将很难拒绝。《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形成与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对抗的局面。对于韩国而言,在美中之间寻求平衡将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韩国可能被迫在美中之间做出选择,其他许多国家也面临同样棘手的局面。在此情况下,提升韩国产品的竞争力是最重要的。从经济角度来说,如果韩国产品能够引领全球市场,无论其意识形态如何,韩国都能对世界经济和国际社会作出巨大贡献。为此,韩国应提高产业和技术竞争力,韩国政府制定政策时也必须考虑到这一因素。


作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签署国,韩国需要考虑如何应对美国可能提出的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的要求。许多专家建议,韩国需要重新审视在美中之间一直采取的“战略模糊性”策略。他们还指出,因为《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推出可能意味着亚洲经济将重组为由中国主导,韩国应警戒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度进一步加深。韩国面临着严峻的挑战,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应该共同努力,找到一个最佳解决方案。

推荐内容

Close

为了向听友提供更好的服务,KBS WORLD Radio网页正在应用Cookie和其它相关技术。您持续浏览本台网页,将被视为您已同意利用上述技术和本台的《个人信息处理方针》政策。 详细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