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Go Top

北韩的传统医学

#聚焦韩半岛 l 2022-01-12

聚焦韩半岛

ⓒ Getty Images Bank

韩医学作为韩民族传统医学,在韩国建立起独立的医学体系,而北韩将韩医学称为高丽医学,并结合西医进行诊疗。


在北韩,专攻高丽医学的医生可兼任西医内科医生和小儿科医生。长久以来,北韩将韩医学称为东医学,1993年将其名称改为高丽医学,并将东医医师改称为高丽医师,且将东药改称为高丽药。东医学是指东方的医学。过去有段时期,北韩大举更换医学大学和师范大学的校名,如:将平壤教员大学更名为金亨稷师范大学、将惠山教员大学更名为金正淑师范大学、将中央保安干部学校更名为姜健综合军官学校,并将东医学改称为高丽医学,以强调北韩的主体医学。


有分析认为,北韩为应对药品短缺而将目光转向传统医学,并结合西医对患者进行诊疗。此外,北韩从很久以前开始就将传统医学和西医学作为医学两大支柱,并为传统医学和西医学的协调发展,作出极大努力。


解放后,北韩将传统医学作为其保健医疗的一根支柱,并致力于发展传统医学。1946年2月,“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制定颁布由20条组成的相关纲领,并强调国家将直接维护民众健康,第二年将传统医学纳入公共保健事业,1954年发布相关医师资格规定,并将传统医学包含在北韩医疗系统中。与此同时,在医学大学内开设了传统医学系。此外,北韩从1957年开始让西医师接受传统医学教育,在80年代制定的《人民保健法》中强调着力生产传统药材,并对传统医学的学制进行研究。


北韩以1960年在平壤医学大学设立东医学系为首,至70年代在各一级行政区医学大学内开设东医学系,以培养东医医师。目前,在北韩的医学大学内设有高丽医学专业和西医学专业,没有另设高丽医学大学。从名称上看,韩国叫医科大学,北韩叫医学大学。此外,韩国的医科大学隶属于综合大学,但是北韩的医学大学是独立的大学,并在医学大学里设有西医学专业、高丽医学专业、牙医学专业、药学专业。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北韩有咸兴药学大学、咸兴口腔大学等少数单科大学,但是没有专门培养高丽医师的高丽医学大学。20世纪90年代以前,北韩医学大学的学制为预科1年、本科6年,共7年,专攻高丽医学的学生也学习西医学。之后,北韩将医学大学的学制缩短为预科1年、本科5年,共6年的教育课程。


在韩国,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合格者才能成为医生。北韩没有国家医师资格考试制度,但是医学大学的毕业考试难度很大,且要满足以下条件才有资格参加考试,具体条件为:翻译300页外语原著;帮助10名产妇分娩并做好善后处理;毕业前六个月期间到医院去进行实习并提交实习报告。最重要的是必须修完“军阵医学”课程。军阵医学以在战时状态如何采取应急措施救助受伤者为主要内容,包括受到核攻击或生化武器攻击时的应对措施,未能通过的学生就不能参加毕业考试,因此军阵医学是非常重要的科目。此外,北韩的医生还要在六个月的义务服役期间身穿军服直接进入阵地练习如何对受伤者采取应急救助措施和将受伤的官兵移送至后方。这时,他们被赋予“卫生小将”军衔。总之,军阵医学是北韩为在战争爆发时将医生投入战场而进行准备的教育课程,也是韩半岛分裂造就出来的现象。


在韩国,通过国家医师资格考试获得医师资格证后即可作为普通科医生为患者进行诊疗,若在国家指定的医院担任若干年的实习医生及住院医生并通过资格考试,则可成为专科医生。但是北韩没有这一过程,且不能自我选择专业。


韩国将韩医师与西医师区分开来,双方不得兼任对方的医疗领域。北韩的西医师不可兼任高丽医师,但是高丽医师能兼任西医内科医生和小儿科医生。此外,北韩的西医师不能自我选择专业,而是由国家指定所有医生的专业,并通过西医学诊断、高丽医学治疗这西医和高丽医学相结合的方式为患者进行诊疗,有时给患者开西药方,有时为患者进行针灸治疗。此外,北韩的高丽医师还能为患者打点滴,开吗啡等麻醉止痛药物和抗生素、消炎药等处方。


北韩的医生必须定期参加资格考试,如果未能通过每三年举行的医师资格考试,将对等级、工资、升级产生不利影响,甚至医师执业证书有可能被吊销,因此北韩的医生为此感受到沉重的压力。专攻医学的北韩大学生毕业后还要每三年考一次医师资格考试,不然医师资格证就会被吊销,因此北韩的医生为保持其职业资格,持续不断地努力。从医学大学毕业后被赋予6级医师资格,每三年举行一次的医师资格考试合格后,能保持或提升其医师等级,等级提升,工资也会随之上升,并能晋升为相关单位负责人,因此北韩的医生都为提升其等级作出最大努力。


北韩将每年4月、5月和9月、10月定为药草栽培月,并在全国范围内展开药草增产活动。20世纪90年代,北韩因经济面临严重困难而展开“苦难行军”,且东欧剧变导致北韩难以进口药物,新药等药物供给体系趋于崩溃,因此北韩不得不专注于研制以药草为原料的高丽药。与此同时,为激励药草栽培而制定了《药草法》。此外,北韩为确保所需的药材,还规定医生和卫生保健人员必须义务性地上山采集药草。


药草由“中央东医学管理所”负责供应,但因供应量有限,无法满足需求,因此北韩从很久以前开始就鼓励医院自行栽培药草,境内难求的药材由国家进口后提供给医疗机构。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北韩还规定医疗机构工作人员每年春秋两季上山采集药草后,将指定的分配量转呈给中央当局,医院院长和党书记也不例外,在医院食堂和锅炉室工作的人也要上山采集药草。总之,不论是否为医生,凡是在医院工作的人都要上山采集药草。


据韩国韩医学研究院2020年发布的《北韩的韩医学应用和研究现状》分析报告显示,北韩从里洞诊疗所等诊所级医疗机构到朝鲜红十字综合医院等大型综合医院都应用高丽医学。其中,诊所级医疗机构的高丽医学应用占比高达70%。北韩长期遭受国际制裁,并为防止新冠病毒流入其境内而封锁边境,这使北韩更难以进口医疗器械和治疗药物,因此高丽医学的应用比重将会持续增大。


由于药剂严重短缺,西医无法治疗患者,这成为北韩居民选择高丽医学的主要原因。进入金正恩时代后,北韩医疗保健的基本原则为现代化、科学化,且在金正恩委员长执政十年后的今天,北韩仍强调医疗保健的现代化与科学化,并在平壤建造现代化医院和制药厂,但是迄今未能确保先进的医疗设备和制药设施,这让北韩感到困扰。


去年年底,韩国韩医学振兴院和统一研究院共同举办以“促进南北韩医疗保健领域交流合作的课题与展望”为主题的学术会议,与会人士一致认为,南北韩虽然使用韩医学、高丽医学这不同的名称,但韩医学是南北韩共同的遗产,且统一后有必要将其发展成为完整的韩民族医学,因此必须从现在开始持续不断地与北韩进行交流与合作。


韩医学可说是一门传统科学。由于北韩的高丽医学和韩国的韩医学同出一源,其本质大致相同,但是南北韩长时间秉持不同的价值观,在各自的系统下传承发展,因此在使用的术语和诊疗的方式上出现了差异。举例来说,北韩将植物名称作为药材名称,但是韩国不使用植物名称;北韩的高丽医学结合西医进行诊疗,但是韩国的韩医学以传统的方式进行诊疗。因此,南北韩首先要相互了解对方的术语和诊疗方式。此外,如果北韩出现疫情,韩国将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因此韩国有必要协助北韩改善医疗保健系统,为维护北韩居民健康作出共同努力。如果韩半岛未来的主人翁都能健健康康地长大成人,对大韩民国的未来也会产生良好的影响。


长久以来,北韩将高丽医学作为民族医学普及开来,如今在北韩医学界已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如果同出一源的韩国韩医学和北韩高丽医学通过相互交流与合作,并建立起完整的韩民族医学体系,将会为增进韩民族乃至全人类的健康起到积极的作用。

推荐内容

Close

为了向听友提供更好的服务,KBS WORLD Radio网页正在应用Cookie和其它相关技术。您持续浏览本台网页,将被视为您已同意利用上述技术和本台的《个人信息处理方针》政策。 详细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