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经济

聚焦韩国通货紧缩

#经济焦点 l 2019-10-14

经济透视

© YONHAP News

近日,韩国消费者物价水平创下历史新低,这引发了人们对韩国通货紧缩的担忧。那么,消费者物价的下跌未来会否引发通货紧缩,还是只是暂时现象呢?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韩国经济评论家郑哲进(音译:정철진)先生,与他共同聊一聊以上的话题。首先,请他为我们介绍一下近期韩国消费者物价指数的走势情况。


最近几周最令人不安的经济新闻之一就是9月份韩国消费者物价较上年同期下降0.4%,这是自韩国统计机构1965年开始统计相关数据以来,消费者物价首次出现同比下降。韩国消费者物价增长率自1月份以来,已连续8个月保持在1%以下,9月首次出现负增长,这加剧了人们对通货紧缩的担忧。按地区划分,蔚山的消费者物价下降了1%,是16个主要城市中跌幅最大的。东南港口城市的房价也一直在下跌,部分原因是造船和汽车行业的产业结构调整。庆尚南道北部以及忠清南道等其他地方的情况也大体相同,而分析人士对首尔市区通货紧缩的可能性持不同意见。


正如韩国经济评论家郑哲进先生的介绍, 上个月,韩国有史以来第一次经历了消费者物价负增长。8月份的消费者物价增长率为-0.038%,但由于相关指数应四舍五入到小数点后一位,因此实际公布数据为0.0%。这意味着在9月份官方公布负增长之前,今年的消费者物价一直保持在0范围内。事实上,韩国非首都圈的情况似乎更加严重。例如,蔚山已经连续8个月出现负增长,而人们对那里的房地产市场仍然看跌。许多人担心韩国经济正进入通货紧缩趋势,这种担忧正在不断蔓延。


一般来说,人们只是以为通货紧缩要好于通货膨胀,因为由于价格下跌,人们可以享用更多的商品,得到更多的服务。但实际上,通货紧缩对经济可能造成致命的打击。如果人们预期价格会继续下跌,那么消费者眼下就不会花钱购买商品,因为3到6个月后可以以更便宜的价格购买到相同的商品,这就影响了人们的消费意愿。如果人们选择储蓄资金而不是支出资金,那么消费将会大幅减少,制造商的库存将随之大幅增加。然后,会出现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公司将相应减少投资,并对家庭收入以及金融部门产生负面影响。就其本身而言,政府将很难执行其财政政策,因为征收的税款更少,可支配的预算更少,这样一来,经济将陷入恶性循环。


通货紧缩可能比通货膨胀更麻烦,通货紧缩是指尽管价格持续下跌,但消费仍然疲软。日本经历了通货紧缩时期,1991年资产价格泡沫破灭后,日本经济开始放缓。尽管日本政府采取了各种政策刺激经济,但日本还是经历了长期的经济衰退,直到2001年,日本的年平均经济增长率仅为1.1%。在此过程中,日本当地银行不断破产,公司和家庭也纷纷出现破产,资产价格大幅下跌。不过,从目前的情况来看,韩国政府认为韩国不可能出现通货紧缩。


韩国央行韩国银行、企划财政部和韩国统计厅都表示并没有出现严重的通货紧缩迹象。他们认为,去年8月份和9月份前石油和农产品价格高涨带来了所谓的基数效应,由于价格在今年趋于稳定,因此今年同期,相关消费者物价指数较低。韩国政府指出,今年较低的石油和食品价格拖累了整体消费者物价,因此基于最近2个月的形势就得出经济已进入通货紧缩还为时过早。


韩国央行韩国银行在报告中预测,消费者物价将在今年年底左右出现反弹。从1990年第一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主要经济体的消费者物价每季度都出现下降,高达356次,这意味着许多国家经常经历消费者物价下跌。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价格在短时间内会出现反弹,韩国央行的预测正是基于这一事实。但国内和国外的主要机构都在发出关于韩国通货紧缩的警告。


较少的金融机构预测韩国消费者物价会出现上涨。巴克莱和惠誉公司预测,韩国的消费者物价涨幅将徘徊在1%以下,而彭博社也下调了预期,纷纷下调了韩国消费者物价以及韩国的经济增长预期。另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是,市场对明年韩国的通货膨胀率预期也已下滑至1.8%,降至2%以下。从目前的韩国经济状况来看,通货膨胀率应该保持在2.5%或更高。总体而言,居民消费价格水平仍然很低。


专家们正在关注核心通货膨胀本身,其中不包括季节性因素或粮食和能源价格波动。核心通货膨胀的低增长主要是因为消费疲软。自今年3月以来,韩国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一直保持在0%的范围内,仅较上个月上升了0.6%。这是自1999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当时的核心通货膨胀率比上年增长了0.3%。对于韩国经济是否已经进入通货紧缩,市场存在不同的看法,但是现在重要的不是判断目前韩国经济所处的情况,而是要想出防止通货紧缩的措施,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任何状况做好准备。


如果10月份消费者物价涨幅仍然保持在0%左右的低水平,那么韩国政府应该停止争论,并努力解决这一问题。首先,有必要恢复消费者的信心,这与通货紧缩有很大关系。如果消费者决定减少支出,那么改变这种情况将更加困难。这就是政府坚持反对通货紧缩观点的原因。为了鼓励消费者打开钱包,政府需要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和货币政策,可以进一步降低利率。但将本来已经很低的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达到1%的水平,将对消费者支出产生有限的影响。政府可能会增加福利补贴,且需要通过迅速启动社会间接资本来更积极地实施扩张性财政政策,力求在短期内产生预期的效果。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表示,审慎的政策立场可能会增加通货紧缩的风险,通货紧缩陷阱的危险似乎要比暂时性地抑制通货膨胀的风险强得多。韩国政府已经做出了很多努力来避免通货紧缩,但仍需要采取进一步措施,更多地关注和改善消费者信心,推出一系列可以拉动消费、振兴经济的具体措施。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