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文化

《漫话国乐》 灵山会相 / 金竹坡流伽倻琴散调 / 船歌

#漫话国乐 l 2019-05-15

漫话国乐


古时候,韩国的传统音乐是没有乐谱的,所以国乐以“口传心授”的方式传承下来。也就是说,因为没有乐谱,师父与弟子面对面坐下来,师父口头将曲调唱给弟子听,弟子则跟着师父的哼唱演奏乐器或唱歌来学习与领会。当时还没有录音设备,弟子为了记住师父教授的曲调与奏法总是全神贯注地学习。而师父为了培养后起之秀,竭尽全力把国乐教给弟子。这样随着时间的流逝,师徒关系也会犹如家人一样非常亲密。师父总是希望“青出于蓝”,弟子掌握了曲调后,还会要求弟子继续自我学习与磨练,进而超越自己,演奏出具有独创性的音乐。正是得力于师徒长时间付出的心血与努力,国乐才得以被发扬光大。


当初国乐的传授方式,即师父以口头哼唱或发出乐器声音的方式叫作“口音”。通过口音不仅传授音符,还有民俗乐器的演奏技法。以玄琴为例,用无名指按弦时发出的声音为“当”,以食指按弦发出的声音为“咚”。弹奏玄琴时,通常用拨片从上往下弹拨琴弦,而师父发出“得”的声音,表示用拨片从下往上弹拨琴弦的意思。弟子如果掌握了这些“口音”,只要倾听师父发出的声音,就能轻而易举地弹奏出音乐来。而且师父以哼唱的形式将乐器很难表现的感情也展现出来,这样可以取得很好的教育效果。

{音乐1:《灵山会相》中“上弦还入”/口音-成庆麟、伽倻琴- 蔡成希 }


“伽倻琴口音”的传授方式与“玄琴口音”差不多,但如今,很少有人借助“伽倻琴口音”的方式学习伽倻琴了,因此“伽倻琴口音”已面临失传。刚才大家欣赏的是伽倻琴演奏家蔡成希试图从师父的“玄琴口音”追溯“伽倻琴口音”的痕迹而特别录音的一个片段。


据说当初录音时,年过八旬的师父成庆麟仍在担任国立国乐院的元老师父。成庆麟年轻时作为玄琴演奏家展开活跃的活动,历任国立国乐院院长与国立国乐高中校长。伽倻琴演奏家蔡成希毕业于国立国乐高中,录音当时担任国立国乐院正乐团团员,能与师父一同灌制唱片让其备感荣幸。


《圆佛教词典》这样解释“口传心授”的意思:“羊能大显神通,因为羊吃了草完全消化后便可挤奶。羊的神通不在于草,而在于消化。佛法也一样,应该把口头传授的用心去领会,才能深受感动。”国乐也是一样的,师父不会只把乐谱上的音乐教给弟子,而是将心中的旋律与节拍口头全部传授给弟子,弟子学到的不仅仅是音乐的旋律与节拍,还有自己今后的创作与发展余地。


接下来请大家一同欣赏“口音”与《伽倻琴散调》的碰撞。伽倻琴演奏家李莲姬(音)曾拜伽倻琴大师金竹坡名人为师学习了伽倻琴。曹顺爱名唱则在上世纪5、60年代展开了活跃的活动,她的丈夫是著名鼓手金东俊,金东俊生前经常在金竹坡名人的表演中担任鼓手,曹顺爱也有机会能凭借“口音”表现出金竹坡名人那浑厚深沉、独树一帜的伽倻琴旋律与长短。

{音乐2:《金竹坡流伽倻琴散调》中“扎紧茂里、惠茂里”/口音-曹顺爱、伽倻琴-李莲姬(音)、长鼓-金商勋(音)}


传统乐坛有“写真歌喉”的说法,警示弟子们不要盲目模仿师父的歌喉,而是应该刻苦磨练后超越师父,练出独树一帜的歌喉,才能得到认可,自成一家。因此,弟子从师父那里学习并掌握基本功之后,都会进入所谓的“独攻”阶段,就是长时间独自磨练。


古时候,如果想学习国乐,就得与师父一起生活,不仅学艺人对待国乐的心态与舞台姿势,还会自然掌握怎样去锻炼自己。


上世纪90年代初的叫座电影《西便制》的女主吴贞孩有一次做客访谈节目时介绍了自己为学习盘索里,与师父金素姬名唱一起生活的经历。据吴贞孩讲,师父为人勤俭节约,同时为了锻炼自己,在她与师父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在寒冷的冬季,她要用冷水手洗牛仔裤,洗完还要亲自把牛仔裤拧干。不仅如此,甚至夏天天热食物坏了也不能扔掉,两人还曾一起吃馊了的食物。师父如此苦训弟子是有其理由的,因为只有艺人能够克服任何困难,才能登台献艺,师父深知艺人的路途既艰苦又难熬,为了让弟子在艺人生涯中永不气馁,永不放弃,必须从日常小事中加以磨炼。金素姬名唱培养了很多后起之秀,她为人淳朴善良,每当弟子与世长辞,她会表演珍岛洗身巫术为弟子哀悼,愿其在天之灵安息,成为师父的典范。

{音乐3:《船歌》/金素姬等人}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