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北韩

南北韩相互散发传单的历史与现况

# 北韩透视 l 2020-07-09

走向未来

ⓒ YONHAP News

最近,南北韩关系急剧恶化,其原因之一是韩国脱北者团体向北韩散发“反北传单”。


北韩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的胞妹、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第一副部长金与正上月发表谈话,强烈谴责韩方散发反北传单,进而炸毁位于开城的南北共同联络事务所。之后,北韩方面表示将向韩方散发1200万张“反韩传单”,韩国脱北者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合”则强调将继续向北韩方面散发反北传单,南北韩间又将展开所谓的“传单战争”。那么,南北韩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相互散发传单的呢?


1950年韩战爆发后,交战双方在心理战层面相互散发传单。当时,北韩以联合国军为对象散发传单,联合国军和韩国国军则以北韩人民军为对象散发传单。1991年12月南北韩签署含有互不侵犯内容的《南北基本协议书》,并于2000年就停止相互诽谤、中伤达成协议后,双方按协议内容停止散发传单。过去,如果有人把捡到的传单送到派出所去就能领取铅笔等学习用具,但是韩国政府从2007年开始取消了这一褒赏制度。虽然在政府层面停止散发反北传单,但是2008年李明博政府时期因南北韩关系恶化而重启相互诽谤、中伤的心理战,韩国由民间团体主导散发反北传单。特别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韩国海军“天安号”军舰沉没事件发生后,韩国政府采取“5.24对北韩制裁措施”,并重启对北韩扩音喊话,这让北韩感到极大威胁。


韩国脱北者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合”是从2008年开始积极散发反北传单的。此前,“自由北韩运动联合”也多次散发反北传单,是在韩国散发最多反北传单的民间团体。过去,“自由北韩运动联合”没有公布向北韩散发的传单数量,但是从2010年开始公诸于世。2010年2月16日,“自由北韩运动联合”在京畿道坡州散发3万张反北传单,后来增加到一次10万张规模。2016年2月11日,另一个脱北者团体“人民之声”一次散发100多万张反北传单,创历来最多纪录。据韩国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国会议员宋永吉从统一部获取的资料,过去10年来韩国民间团体向北韩散发了2000万张以上的传单。


1950年6月25日韩战爆发,1953年7月27日签署了《停战协定》。在这3年期间,交战双方共散发28亿张传单。韩国和联合国军散发了25亿张,北韩和前苏联军散发了3亿张。将这28亿张传单铺展开来,可覆盖韩半岛20多次。进入21世纪后,韩国大都由脱北者团体散发反北传单。据统一部发布的统计数据,2008年1月至2020年6月,韩国脱北者团体向北韩散发116次、约2000万张传单。但是有些被遗漏,因此实际散发的反北传单数量可能不止这些。尽管如此,韩国政府曾多次动员警力阻止民间团体散发反北传单。李明博总统时期3次,朴槿惠政府时期8次,现在的文在寅政府最近也动员警力阻止民间团体散发反北传单。


韩战后70年来,韩国散发反北传单的方式随着时代的潮流发生了变化。2012年开始,韩国脱北者团体除反北传单外,还一道放飞展现韩国发展面貌的光盘、优盘、SD卡等存储载体。制作反北传单的材料和技术也在不断更新。过去,为使大型气球升空,通常在气球里充入氦气,但是韩国脱北者团体“自由北韩运动联合”从2005年开始充入氢气,一次能放飞5万多张传单,并使用不会被水弄湿或腐烂的贴膜纸,最近还有人主张利用无人机和卫星定位系统散发反北传单。此外,传单的内容也随着时代的变迁发生了变化。


韩战时期,交战双方在心理战层面相互散发传单,主要内容为如果带着传单投降就保障人身安全。上世纪60-70年代大多是宣传体制优越性的内容。朴正熙政府宣传经济发展五年计划的成果、京釜高速公路完工通车以及成功实现工业化等的内容。北韩则强调在金日成主席的领导下成为劳动者的乐园。进入80年代后,由于南北韩间的经济实力差距明显拉大,北韩开始拿光州民主化抗争做文章,强调韩国在全斗焕军事独裁政权下,人身自由受到限制,韩国人民应群起对抗全斗焕政权等,施展心理战术。而韩国在传单上记述了成功申办和举办1988年首尔奥运会等令韩民族感到骄傲与自豪的内容。后来,北韩以韩国总统为对象直接展开人身攻击,并在最近制作的印有文在寅总统照片的传单上丢烟蒂等,用以贬低韩国总统。


那么,这种传单,特别是韩国民间团体散发的反北传单是否能取得预期的成效呢?从韩国放飞的反北传单气球乘西南风或东南风飘落到北韩地区,但是吹西南风和东南风的日子在一年中只有100天左右,且风向有时会发生变化,因此必须确切掌握风向。即使掌握风向放飞气球,传单飘落到北韩地区的比例仍很低,而且大部分飘落到山岭地带。此外,如果北韩居民持有捡到的反北传单就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因此,其宣传效果并不很大,更不知韩国脱北者团体放飞的反北传单到底有多少飘落至北韩地区。主导散发反北传单的脱北者团体表示很有效用。目前,逃离北韩定居韩国的脱北者人数接近3万人,他们主张是看了反北传单后下定决心逃离北韩的。其实,反北传单并非是对北韩展开心理攻势的最有效方法,因为放飞传单气球受到自然条件的制约,特别是风向非常重要。据统计,大约85%的反北传单未能飘落到北韩地区,反而回落到韩国地区,且秋风不往北吹。因此,有些人认为脱北者团体若想向北韩居民告知现实,与其放飞传单气球,不如通过其他方式向北韩居民提供相关信息。


韩国保守团体和脱北者团体主张散发反北传单属于表达自由的范畴,政府当局没理由加以阻拦,况且为改善北韩人权状况,也有必要散发反北传单。但是生活在与北韩接壤地区的居民,特别是京畿道坡州地区的居民们表示“和平才能安居乐业”,强烈反对在该地区散发反北传单。此外,司法界人士和政治界人士也对散发反北传单持不同立场。有人主张禁止散发反北传单是限制表达自由的违法行为,有人表示为维护与北韩接壤地区居民的人身安全,有必要限制散发反北传单。


韩国法院判决,为维护与北韩接壤地区居民的人身安全,政府可动员警力阻止民间团体散发反北传单。但是国家人权委员会主张,政府不可以北韩会施加威胁和保护居民安全为由,采取遏制言论自由、表达自由的行为。大韩民国是自由民主主义国家,遏制表达自由是违反《宪法》的行为。也就是说,大韩民国政府不可对民众让北韩居民了解客观现实的行为进行遏制。但是从另一方面来看,民主政府首先要维护国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因此对民间团体在与北韩接壤地区或引发偶发性冲突的行为表示忧虑并加以制止也是民主政府应尽的义务。总之,这不是简单的问题,必须考虑到方方面面。


据悉,在7月临时国会会议期间,制定限制民间团体散发反北传单的《反北传单禁止法》将成为主要争议事项。执政党共同民主党将向国会提交禁止在军事分界线一带散发反北传单,违反时将处以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3000万韩元以下罚金的法案,并争取在7月临时国会会议期间审议通过。不论如何,由于韩国朝野就此问题极端对立,在国会审议过程中将会发生相当的意见冲突。

推荐内容

Close

为了向听友提供更好的服务,KBS WORLD Radio网页正在应用Cookie和其它相关技术。您持续浏览本台网页,将被视为您已同意利用上述技术和本台的《个人信息处理方针》政策。 详细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