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室

韩半岛全视角

北韩历史

20世纪70~80年代

金日成一人统治体制下的北韩

金日成一人独裁统治

图片说明:金日成一人统治体制成为金日成偶像化和权力世袭体制的基础

金日成一人统治体制成为金日成偶像化和权力世袭体制的基础。1970年代,在稳固的一人统治体制下,金日成开始有计划地安排接班人。金日成的偶像化发展已经到了神格化水平,这是实现世袭体制的基础。期间还发生了肃清反对世袭体制的势力的事件。

金日成一人统治体制的落地生根应归功于新“宪法”。1972年12月,北韩在最高人民会议5届1次会议中通过了“社会主义宪法”,这一新“宪法”取代了1948年制定的“人民共和国宪法”。金日成为了在宪法上获得对其独裁地位的正当化,建立了以国家主席为中心的国家机关体系,使其制度化。此后,直到1992年为了金正日的继承问题而大幅修改社会主义宪法为止,这一宪法一直是北韩国家体制的基本法。

1973年9月,金正日就任党书记,走上北韩政治体制的前台,开始正式学习如何做接班人。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反对权力世袭的势力。1973年,金日成的弟弟金英柱,以及金东奎、李勇武、柳章植等党和军方高层人士遭到清洗,为权力世袭铺平了道路。

7•4共同声明

图片说明:《7•4共同声明》南北主要人士:韩国中央情报部长李厚洛(左)和北韩第2副首相朴成哲(右)

1972年,南北韩当局秘密进行接触,并发表《7•4共同声明》。韩国中央情报部长李厚洛和北韩第2副首相朴成哲在板门店进行秘密接触之后,先后访问了平壤和首尔,为恢复韩半岛和平及展开南北对话达成了多项协议,双方在首尔和平壤同时发表共同声明。

协议内容 :
①以自主、和平、民族大团结三大统一原则为基础
②禁止相互诋毁、诽谤和武力挑衅
③南北韩进行广泛交流
④红十字会谈与合作
⑤ 开通南北直通电话
⑥成立南北协调委员会
⑦认真落实协议事项。虽然未能消除有关统一的意见分歧,但双方建立了政治对话渠道,高层人士通过会晤就南北韩问题深入进行了探讨,其意义是深远的。

北韩与韩国签署《7•4共同声明》的背景,在政治方面是金日成已打好1人统治体制的基础,表现出了信心;在经济方面,是南北韩经济力量的逆转;在外交方面,是北韩推行外交的多边化。

在经过1970年代初期的一系列事件之后,北韩在政治方面保持了稳定的金日成一人统治体制,一直持续到1994年金日成死亡为止。

外交多边化

在外交方面,初期北韩限于与中国、苏联等共产主义国家进行封闭型外交。在中苏发生纷争后,北韩于1960年代加强了与中立国的外交。1970年代,北韩开始积极推行与西方国家的外交,其原因是:1971年中国加入了联合国,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美中关系获得改善,以及日本和中国的邦交正常化等,国际上出现了和解气氛。此外,另一个原因是在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中,南北韩代表经常碰面,并出现意见分歧。

图片说明:金日成和南斯拉夫的铁托

图片说明:金日成为古巴卡斯特罗戴勋章

1980年10月,北韩在第6次党大会中提出“自主、亲善、和平”的对外政策基本思想,积极推行对西方国家的外交多边化。同时,北韩在这段时期也积极推行接近美国的外交政策。1984年1月,在中央人民委员会和最高人民会议常设会议联合会议中,就“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采取新措施”的议题进行了讨论,并提议举行南韩、北韩、美国三方会谈。

经济遭遇局限性

图片说明:金策炼钢厂:位于咸北清津,是北韩最大的炼钢厂,一度由于原料不足而停工

1970年代和80年代,北韩在巩固的金日成体制下实现了政治上的稳定,但在经济方面却出现了北韩式社会主义经济的矛盾,经济开始停滞不前。

与韩国相比,北韩初期推行的社会主义劳动竞赛、计划经济、口号经济等经济政策,由于在工业基础设施方面占优势,并且还有中国和苏联方面的积极援助,经济发展速度较快。但苏联斯大林式经济建设显示出局限性、中苏出现纠纷、北韩社会主义动员体制面临极限、社会主义国家遭遇经济孤立,北韩未能跻身于世界市场经济复兴的行列等等,都导致北韩经济停滞不前。因此,南北韩在经济方面的竞争中,北韩在1970年代到达顶点后,开始在对南韩的竞争中处于劣势。

6年计划(1971∼1976)

6年计划是在1970年第5次党大会中通过的落实3大技术革命和改善产业体制为目标的经济计划。其特征为摆脱动员体制的极限,注重引进技术和资本。结果,北韩开始将重点放在从西方各国引进技术、资本和设备。然而1975年开始,北韩面临严重外债问题,甚至到了无法按时偿还外债和进口原材料的地步。经济规模扩大以后,指令式的经济运作方式不再发挥作用,在能源、运输等社会基础设施方面也问题重重。北韩称6年计划于1975年提前1年6个月完成。事实上,这不是完成计划,而是计划出现重大偏差,不得不重新修订,于是干脆放弃整个计划。因此,在北韩宣布完成计划后,设定了两年的缓冲期,全力对生产落后的领域进行调整。

第2次7年计划(1978∼1984)

提出人民经济的“主体化、现代化、科学化”。与1977年相比,这一经济计划将主要目标定为国民收入增长1.9倍、工业生产总值2.2倍、稻谷年产量1000万吨等。第2次7年计划于1984年年底结束,北韩于1985年2月才宣布完成计划。计划结束后,北韩又设定为期两年的调整期。以此来看,此次计划也未能完成目标。第2次7年计划的特点是△推进了“1980年代后期社会主义经济建设10大展望目标”、“4大自然改造事业”等其它目标或计划 △制定对外经济和贸易扩大发展方针、制定和公布合营法等,开始推行对外开放政策。

合营法

是以与外国进行经济、技术交流和合资为目的,于1984年9月8日在北韩最高人民会议常设会议中制定和宣布的北韩对外经济法令—“合作公司运营法”的简称。制定合营法是为了与外国合资,确保北韩所需的原料、燃料、技术和资本,为经济创造新的转机,并满足人民大众的需求。北韩经济停滞不前,也难以引进外债,在这种情况下,北韩不得不寻求新的突破。第二年,也就是1985年3月,北韩制定和公布了“合作公司运营法施行细则”和“外国人所得税法”,制定了合营事业所需的法律根据。中国、俄罗斯、旅居日本的亲北韩派系的韩国同胞以及社会主义国家为合营的主要对象,同时北韩也试图与韩国、日本、台湾、香港、英国、法国、澳大利亚等资本主义国家和地区进行合营。有分析认为,北韩开始迈向开放。

第3次7年计划(1987∼1993)

与第2次7年计划相同,标榜人民经济的“主体化、现代化、科学化”。将主要增长目标定为国民收入增长1.7倍(年均增长率为7.9%)、工业生产增长1.9倍、农业生产增长1.4倍,并部分修改已发表的10大展望目标,设定了主要生产和建设目标。主要特点为 △与前次计划相比,很多项目调低了目标,反映出存在经济困难 △将技术革新问题作为最优先课题 △强调扩大贸易和对外经济合作等。在推行计划的过程中,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于1991年推行豆满江开发计划,于是北韩也发表“罗津先锋自由经济贸易区”开发计划,显示出对外开放的意愿。1987∼1989年,北韩为了和首尔奥运会对抗,举行了“第13届世界青年学生庆典活动”,在基础建设和有关产业项目方面集中投入资金和劳动力,但并未收到预期成效。苏联和东欧国家的崩溃,加上北韩财政不足和仍然实行政治优先的政策,结果第3次7年计划彻底失败。与计划目标相比,国民收入仅达到目标的61%,年均对外贸易额为目标值的52.5%,其他主要产业项目仅及目标值20~50%水平。北韩不得不承认计划失败,这是北韩有史以来首次承认失败。

南北韩关系的变化

1972年发表7•4共同声明以后,南北双方的关系未取得任何进展。双方仍然针锋相对,共同声明的协议事项也几乎都未能实现。但与过去相比,双方的关系的确起了变化,长久以来形成的坚冰开始逐渐溶化。双方开始进行红十字会谈、离散家属重逢,韩国还向北韩提供援助物资。在金日成体制末期,南北韩经济合作构想进入落实阶段,但由于1994年金日成死亡而中断,后来举行了南北韩首脑会谈。

南北红十字会谈和离散家属重逢

图片说明:1985年南北韩首次离散家属重逢

1971年8月12日,韩国红十字会通过KBS广播电台向北韩朝鲜红十字会提议举行会谈,讨论寻找离散家属问题。两天后,也就是8月14日,朝鲜红十字会通过平壤广播电台表明赞同。

结果,南北韩举行了红十字会谈。双方在红十字会谈第1和第2次会议中,就南北离散家属及亲戚地址的确认、离散家属生死确认、自由访问和重逢、自由书信往来、自由重新结合等5项人道主义问题达成协议。但后来由于存在着分歧,未能取得进展。

1984年,韩国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水灾,北韩朝鲜红十字会表明将对韩国提供救灾物资,韩国红十字会接受了北韩的建议。以此为契机,双方红十字会重开对话。通过3次红十字会正式会谈,双方就离散家属重逢问题达成了协议。1985年9月20日至23日,双方红十字会总裁亲自率领离散家属访问团(151名)分别对首尔和平壤进行了访问。虽然是小规模的离散家属会面,但这是韩战结束后30多年来离散家属间的首次重逢,意义深远。但是,一直到2000年进行第2次离散家属重逢为止,离散家属重逢活动处于中断状态。

民间层次的经济合作

南北韩关系并不限于离散家属重逢、提供救灾物资等人道主义交流。以人道主义交流为契机,双方逐渐开展其他方面的交流。南北韩开始进行贸易来往和人员的互访,奠定了民间各领域交流的基础。韩国企业寻求与北韩的合作,与北韩进行贸易来往,有些企业取得了进展。

引人瞩目的是,1989年,时任现代集团会长郑周永对平壤进行了访问,会晤了金日成主席和其他北韩领导人。郑周永访问平壤是南北韩正式开始进行经济合作的预告,双方就韩国游客前往金刚山旅游达成的原则性协议,为南北韩打开了一条经济合作的渠道。以当时的情况来看,金刚山旅游能否实现不得而知。事实上,从那时起到真正实现韩国游客到金刚山观光止几乎花了10年的时间,但韩国人有望得以自由前往北韩地区旅游,其意义非同小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