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韩半岛全视角

走向未来

北韩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进入执政第10个年头

2021-04-15

ⓒ KBS

北韩劳动党机关报《劳动新闻》4月11日发表评论称,过去9年来,金正恩委员长为强化发展劳动党和完成主体革命伟业提供了决定性保证,并敦促劳动党干部和全体民众效忠于金正恩委员长。


金正恩委员长在没有做好充分准备的情况下成为北韩最高领导人。金正恩于2009年被内定为北韩政权接班人,但是他的父亲金正日于2011年12月突然逝世而登上北韩最高领导人宝座。


当时,金正恩年仅26岁,而且只以短短三年的时间进行接班准备。因此,有些专家认为金正恩政权很快就会发生动摇,甚至崩溃。但是金正恩委员长以强硬手段铲除异己,并处死其姑父张成泽,暗杀其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等,以巩固自身权力,而在执政9年后的今天,金正恩委员长已确切掌握北韩党政军大权。与此相比,北韩经济却每况愈下,面临严重财政困难。由此可见,金正恩虽然掌权成功,但在经济方面未能取得建树。


北韩在今年1月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恢复书记局,并推举金正恩委员长为劳动党总书记。金正恩委员长在其执政进入第十个年头之际成为劳动党总书记,意味着其领导地位得到进一步加强。


总书记是北韩劳动党头衔。金正恩委员长在继承北韩最高领导人地位之前,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持有总书记头衔。因此,金正日逝世后,金正恩委员长将其父拥戴为永远的总书记,自己使用劳动党第一书记、国防委员会第一副委员长的头衔。但是北韩在2016年举行的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上改编党中央委员会相关部门机构,并推举金正恩委员长为劳动党委员长,今年1月又废止委员长制度,将金正恩委员长推举为劳动党总书记,这可以是具有加强劳动党全面领导的意义。


2016年,金正恩委员长在其头衔中摘掉“第一”二字,被推举为劳动党委员长时,身穿西服出席劳动党第七次代表大会,表示金正恩时代正式到来,今年1月举行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时,金正恩委员长改穿人民装出席会议,这表示北韩回归以劳动党为中心的统治体制。


去年12月,平壤出版社出版发行题为“伟人与强国时代”的伟人传,介绍了金正恩委员长执政期间在国防、外交、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取得的成就。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关于核导研发的阐述。书中详细介绍2016年进行氢弹试验,第二年进行搭载于洲际弹道导弹弹头部位的氢弹试射及火星-14型和火星-15型洲际弹道导弹试射等,炫耀金正恩委员长在核导方面取得的伟大成就。事实上,金正恩委员长于在其执政第六年——2017年宣布北韩已完成核武器开发。


北韩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进行核武器开发,30多年来共进行6次核试验。在已故国家主席金日成执政时期,北韩着手研发核武器,2006年已故国防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日执政时期首次进行核试验,金正恩被内定为政权接班人的2009年进行第二次核试验,之后4次核试验是在金正恩委员长执政时期进行的。


在金正日执政时期,北韩试图通过核开发提高协商能力,但是金正恩委员长采取完成核开发后再展开协商的路线。也就是说,金正恩政权的“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并进路线”事实上是首先完成核武器开发,然后与美国进行协商的路线。正因为如此,金正恩委员长执政后,北韩积极进行核开发和能搭载核弹头的中远程弹道导弹试射,并取得了相当的成果。


金正恩委员长宣布完成核武力建设后,在第二年举行的劳动党第七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宣布终止经济建设与核武力建设并进,并提出为建设社会主义强国的新战略路线,但是在今年1月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上承认经济政策失败,并在最近闭幕的劳动党第六届细胞书记大会上表示将带领党中央委员会、各级党组织和细胞书记走上更艰辛的苦难行军之路,以对抗严峻的经济困难。


此外,金正恩委员长在今年1月举行的劳动党第八次代表大会最后一天提出了以民为天、一心团结、自力更生三大口号。其中,以民为天是人民大众第一主义、爱民主义的根本理念。也就是说,与金正日时代的先军政治不同,金正恩委员长强调的是“人民大众第一主义政治”。


金正恩委员长从执政初期就强调爱民。其原因在于执政初期金正恩委员长的政治基础十分脆弱,有必要塑造不同于先代领导人的柔和形象争取民众支持。在此情况下,金正恩委员长通过南北韩对话与美北对话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但是未能取得满意的成果。


金正恩委员长从2018年开始积极开展首脑外交,共举行三次南北韩首脑会谈、两次美北首脑会谈,2019年6月30日在板门店举行南北美首脑会晤。此外,还与中国举行五次首脑会谈,与俄罗斯举行一次首脑会谈。尽管如此,2019年2月在越南河内举行的第二次美北首脑会谈以失败告终后,南北韩对话和美北无核化协商处于中断状态,且新成立的美国拜登政府除无核化问题外,还提及人权问题加大对北韩施压力度。因此,金正恩委员长必须设法突破当前的困境。那么,进入执政第10个年头的金正恩委员长应何去何从呢?


目前,拜登政府在无核化问题上作出让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加大对北韩人权问题的施压力度。如果美国不缓解经济制裁,北韩的经济状况将变得更加困难。因此,北韩有必要通过南北韩对话与交流合作谋求出路。


21世纪初,南北韩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合作建设开城工业园区并启动金刚山旅游项目等,开启南北韩和解合作的新时代。此外,美北双方试图通过对话解决北韩核问题,并在此基础上改善双边关系,解除对北韩制裁。但是现如今,这一切都化为泡影。因此,如果北韩重启南北韩对话,并以具有诚意的态度表现出无核化意愿,北韩仍能把握经济发展的机会。


今后,北韩对外必须解决诸多悬案,对内必须克服经济困难。在此情况下,进入执政第10个年头的金正恩委员长将作出何种抉择,格外引人关注。

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