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韩美防长在首尔举行会谈

#聚焦韩半岛 l 2019-06-06

走向未来

© YONHAP News

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和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3日在首尔举行双边防长会谈,就主要同盟悬案进行了讨论。核心悬案为如何缩小韩美联合军演规模和终止迄今举行的大规模联合军演以及美军向韩军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日程和条件等事项。


今年4月,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在华盛顿会见到访的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6月在就职后首次访问了韩国。最近参加在新加坡举行的亚洲安全峰会后访问韩国的美国代理国防部长沙纳汉与韩国国防部长官郑景斗就韩半岛安全状况、两国军事合作方案、今年下半年韩美联合军演、美军向韩军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等主要悬案进行了讨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两国防长商定将位于首尔龙山的韩美联合司令部总部迁至驻韩美军司令部所在地——京畿道平泽汉弗莱营。


过去,韩国国防部计划将韩美联合司令部迁至韩国国防部内,但是该司令部必须统一指挥韩美两军,留在国防部内有所不妥,因此美方决定将韩美联合司令部迁至平泽驻韩美军基地内。问题是韩军能否在美军基地内高效地开展军事活动,而且这有可能成为韩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阻碍因素。但是韩美联合司令部内韩美两军比重各占50%,因此从本质上看将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2004年,卢武铉政府和美方签署龙山基地迁移协定时,将韩美联合司令部纳入迁至平泽基地的对象,但是2014年无限期推迟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日期后,韩美联合司令部仍留在首尔,2017年文在寅政府成立后,再次推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事宜,并与美方就将韩美联合司令部总部迁至韩国国防部内达成协议,因为这样,韩国联合参谋本部和韩美联合司令部间才能进行有效沟通。但是此次决定将韩美联合司令部迁至平泽驻韩美军基地而提高了对韩美两军难以进行有机协作的忧虑。对此,韩国国防部表示,这是在研讨作战效率、迁移费用等4项因素后做出的决定,将不会给韩美两军协作造成负面影响。此外,如果美军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军,未来的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并非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兼任,而是要另选一位韩军4星上将负责指挥该司令部。

如果韩美联合司令部迁至韩国国防部内,可能不需另选一位4星上将,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兼任即可。但是另选一位4星上将负责指挥韩美联合司令部可以说更符合韩美同盟宗旨和提高韩美联合司令部的形象。此外,由于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必须听从韩美两军联合参谋本部议长的指示,因此由韩国联合参谋本部议长兼任韩美联合司令部司令有欠妥当,有必要另选一位韩军4星上将负责指挥韩美联合司令部。


美军在同盟国让出联合司令部司令的情况极其罕见。目前,韩美两国计划在今年下半年举行联合军演时由韩军4星上将担任指挥官,以验证其指挥能力。如果军演圆满结束,韩军有可能在较短时间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2014年韩美两国商定,只要韩军满足三大条件,美军就将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给韩军。具体内容包括韩军必须掌握可指导韩美协防状态的核心军事能力、韩军必须具备及早应对北韩核导威胁的能力、韩半岛及地区安全环境必须适合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在此情况下,韩美决定将韩美联合司令部总部迁至平泽驻韩美军基地内,将有利于韩军利用美军设施,在较短时间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


目前,韩国政府扩大国防支出等,为提高韩军作战能力和从美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而努力,且美国军方认为韩军在满足移交战时作战指挥权的条件上取得了相当的进展,这提高了韩军在短时间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可能性。


关键在于韩军能否在战时有条不紊地指挥韩美两军作战和及早应对北韩核导威胁。如果韩军能尽快满足这些条件,有可能在文在寅总统任期内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而目前韩军正处于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的验证阶段。

观测认为,如果韩军顺利通过验证,可在文在寅总统任期最后一年,即2022年从美军收回战时作战指挥权。在此情况下,6月3日举行的韩美防长会谈将成为韩美建立新作战体系的重大转折点。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