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检方起诉网约车服务TADA

#本周焦点 l 2019-11-02

新闻

ⓒKBS News

10月28日,检方认定网约车TADA为非法经营,起诉了Socar董事长李在雄等二人。“TADA”一直以来与出租车业界存在着激烈的矛盾。


李在雄等人涉嫌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在没有执照的情况下利用11座面包车及司机进行有偿的乘客运输业务。


根据《乘客汽车运输事业法》,将租借的商用汽车用于有偿运输或为此提供中介的行为,可处以最高两年的有期徒刑或最高2000万韩元的罚款。另外,若要展开乘客汽车运输业务,须获得国土交通部长官、广域自治团体长的许可,或者向市长、道知事进行登记。


TADA提供通过智能手机应用程序预约附带司机的11座面包车,并将乘客送至目的地的服务,采取了乘客租借车辆、申请时提供司机的形式。


10月2日,首尔个人出租车协会的前现任干部以该服务为非法出租车营业为由,向检方检举了TADA。


TADA方面认为,乘客汽车运输法执行令的例外条款允许了11座以上、15座以下面包车的司机中介行为,因此服务为合法。而出租车业界则认为,TADA的行为是对例外条款立法宗旨的曲解,属于非法出租车营业。


检方接受了出租车业界的主张,就起诉理由表示,TADA的用户认为自己是预约出租车,而不是租借车辆,因此TADA业务的本质并非允许司机中介行为的汽车租赁业务,而是有偿乘客运输业务。


关于TADA涉嫌非法的争议持续了一年多,至今仍未能得出明确的结论。这其中涉及到出租车业界的生存问题与出行方式的革新问题。


这一对矛盾也体现在了事件的发展过程中。此前负责调查的警方以无嫌疑意见将案件移交至检方。检方经过多番探讨,征询了主管部门国土交通部的意见。


在此期间,出租车业界与TADA、CAR POOL等共享出行企业产生了激烈的矛盾,甚至连续发生了多起出租车司机自焚身亡的事件。政府在调节双方利益上遭遇困难,开始着手寻求修改相关法律制度、制订共生方案。


检方对TADA的起诉使相关争议进一步升温。


该问题成为了革新与现有行业利益之间的鲜明冲突的象征。


面对检方的起诉,Socar董事长李在雄指出,总统曾表示将实行负面清单制度,法律未禁止的业务均可从事;并且还将大胆打破现行规制的壁垒,快速推动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


专家们指出,比起法院的判决,更为紧迫的是通过社会范围内的对话得出协议,并修改相关法律制度推动革新。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