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韩国大企业交接经营权

#经济焦点 l 2020-10-19

经济透视

ⓒ YONHAP News

现代汽车集团首席副会长郑义宣(정의선)被任命为集团新一代会长,开启了韩国最大汽车公司第三代掌权时代。目前,包括郑义宣、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이재용)、SK集团会长崔泰源(최태원)和LG集团会长具光谟(구광모)在内的韩国四大企业集团领导人都相对年轻,年龄均在40岁到60岁之间。韩国几大企业家族的第三代或第四代陆续成为韩国大企业集团的掌门人,预计未来韩国的商业版图将发生巨大变化,而他们的管理能力也将迎接考验。今天,我们邀请到了韩国经济评论员郑哲进(정철진)先生,与他共同聊一聊韩国大企业管理层接班问题。


现代汽车集团任命第三代继承人郑义宣为集团新一任会长,这是现代汽车集团时隔20年正式换帅。我认为,郑义宣升任会长的原因有二:首先,汽车的概念正在发生变化,而且内燃机将可能被淘汰,氢燃料电池汽车和电动自动驾驶汽车的地位将不断凸显,现代汽车集团将应对汽车行业的新变化。第二,现代汽车集团与其他大企业不同,还没有完成经营权继承工作,其股份结构仍需要整理,所以对郑义宣本人来说,作为会长进行股份整理工作比作为副会长进行这一工作效率更高。上述两个原因影响了此次会长更换。


郑义宣的父亲郑梦九(정몽구)担任集团会长已有20年之久,他在韩国汽车工业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得到了广泛认可。他创立了韩国第一个汽车集团,为韩国汽车零部件和材料行业的显著增长作出了贡献。现代汽车在2010年超越福特,跻身世界前五大汽车制造商。去年,现代汽车按销量排名世界第5。在过去的19年中,其资产猛增了近10倍。为了表彰这一成就,郑梦九今年2月入选汽车名人堂,成为首位入选的韩国人。现在,新任会长郑义宣扛起重担,他誓言要将公司从传统的汽车制造商转变为智能出行解决方案供应商。作为会长的首个活动,郑义宣参加了10月15日举行的政府氢能源经济委员会会议。


研发电动自动驾驶汽车、电池以及电气设备和半导体至关重要,现代汽车将必须与这些行业合作,以实现从燃料汽车到电动自动驾驶汽车和氢能汽车的平稳过渡。郑义宣会长对互联互通非常重视,他在研判市场趋势方面所作的努力将证明其对开展公司未来业务非常有效。


如今,郑义宣已经正式成为现代汽车集团的掌门人,剩下的课题是接受他父亲的股份。由于郑义宣父子在现代汽车集团中拥有相对较少的股份,因此现代汽车集团的治理结构需要进行重组,以便新任会长能够稳定地保持其经营权。实际上,现代汽车集团两年前就推动了结构性改革,但此举引起了投资者的反对。郑义宣可能不得不处理棘手的遗产税问题,当然,他还有其他主要问题需要解决,包括如何恢复在新冠疫情暴发后大幅下滑的销量问题,以及如何处理有关电动汽车安全性的争议问题。现在,韩国四大集团都由年轻领导人接管,接班之风正吹进其他行业,未来各大行业都将陆续进入交接班的阶段,由第三代或第四代接管。


现如今,第三代或第四代大企业继承人正掌管着这些公司。例如,新世界集团会长李明熙(이명희)将Emart8%的股份交给了新世界集团副会长也就是她的儿子郑溶镇(정용진)。她还把新世界8%的股份交给了新世界百货公司总裁也就是她的女儿郑有庆(정유경)。同时,韩华集团会长金升渊(김승연)的长子将掌管韩华集团的化学部门。在GS集团中,许兑秀(허태수)出任集团会长,以接替其兄长,但是这似乎只是一个过渡,GS集团的经营权最终将交给许兑秀的大儿子。此外,众所周知,LG集团前会长具本茂(구본무)去世后,具光谟(구광모)于2018年6月成为LG集团新会长。同样,赵源泰(조원태)的父亲去世后,他成为韩进集团的新领导人。另外,前会长退出后,第四代接班人开始接管KOLON集团。


由于韩国长期经济低迷、美中之间的贸易争端、韩国与日本之间的冲突以及新冠疫情大流行,韩国各大集团新一代掌门人在国内外面临着诸多不利的商业环境,他们可能会感到危机感,即使是最小的错误,也可能导致他们被时代所淘汰。从目前来看,他们的领导风格显然不同于前任领导人。


第一代领导人基于其天生的商业直觉和天赋领导他们的公司,其中包括现代集团创始人郑周永(정주영)和三星集团创始人李秉喆(이병철)。第二代领导人大多跟随父亲的脚步,像他们的父亲一样,他们有强大的动力,以富有创造力和冒险精神的方式经营自己的公司,并自行做出重要决定。但是第三代和第四代继承人则不是这样,他们认为,聆听专家意见并与人沟通很重要,而不是表现出强烈的魅力和强调个人的规则,大企业的管理文化正在发生变化。


尽管有些人对年轻掌门人的业务创新抱有期待,但许多人仍然批评和担心经营权在父子间转移的不利方面,如大公司的交叉持股和不公平的商业惯例等等,争议仍然存在于不合理的治理结构中,大公司将利润丰厚的业务往往给了旗下的子公司,以推动家族企业的发展。但是,一些分析人士说,应该避免这些问题,并以积极的方式进行领导权的转移。与上一代人不同,年轻的领导人之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通过及时的沟通交流,他们可以共同培育新一代增长引擎。


许多人一直对家族企业的世袭继承提出批评和担忧,要求引入职业经理人。第三代和第四代领导人将可能是继承其父亲经营权的最后一代,因为继承税高达50%以上。与美国和欧洲的大型企业集团不同,韩国企业集团的年轻领导人彼此之间非常亲密,甚至举行自己的会议。我们希望他们能够在汽车、二次电池、电子设备和半导体领域携手合作,以便韩国能够引领电动车和自动驾驶汽车市场。在其他国家很难找到不同公司的领导人之间的这种密切合作,韩国独特的企业文化可以得到积极利用。


由于不利的外部因素和新冠疫情,经济不确定性正在增加。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将注意力转向韩国年轻商业领袖会否彰显他们的商业才华。那么,未来能否消除人们对经营权世袭所带来的负面影响的担忧,让我们拭目以待。

推荐内容

Close

为了向听友提供更好的服务,KBS WORLD Radio网页正在应用Cookie和其它相关技术。您持续浏览本台网页,将被视为您已同意利用上述技术和本台的《个人信息处理方针》政策。 详细内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