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菜单 进入原文

韩国会议长文喜相将提交被强征劳工赔偿问题特别法提案

#本周焦点 l 2019-11-30

新闻

ⓒYONHAP News

国会议长文喜相将于年内提交解决被强征劳工受害者赔偿问题的特别法提案,由于被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是韩日矛盾的核心,相关争议也随之愈演愈烈。


文喜相的方案为多方参与型方案,即由韩日两国企业和国民进行自愿捐款,建立“记忆人权财团”,通过财团向被强征劳工和日军慰安妇等受害者支付赔偿金。这一方案借鉴了德国政府和企业为赔偿纳粹时期被强征劳工而于2000年建立的“记忆•责任•未来财团”。根据文喜相的方案,“记忆人权财团”的成立资金以韩日两国企业的自愿捐款为基础,再加上国民的自愿捐款。这一方案较今年6月韩国政府向日本提出的双边参与型方案更进一步,资金来源和赔偿对象范围均有所扩大。韩国政府提出的方案为韩日两国企业自发进行捐款、建立基金,向胜诉的受害者支付赔偿金。文喜相的方案在此基础上增加了国民的参与,扩大了基金参与对象的范围。另外,赔偿金支付对象不仅仅包括已胜诉的受害者,还涵盖尚未提起诉讼的受害者。若受害者在法律生效日起的1年6个月内申请赔偿金,财团将通过审核,决定是否支付。另外,若赔偿金通过财团支付,意味着双方和解成立,视作日本企业的赔偿责任得到了代为履行。


文喜相的方案较韩国政府的方案更为全面,涵盖了根本性的解决措施。此前,日本对韩国政府的方案立刻表示了反对。由于方案并未给出针对尚未提起诉讼的受害者的解决措施,而这部分受害者最多可能达到数十万人,这意味着类似的问题随时都有可能再度发生。但文喜相的方案将赔偿金支付对象扩大到了未提起诉讼的受害者,可在事前防止这一问题。由此,被强征劳工、日军慰安妇等问题也可得到永久性的解决。


但不少意见认为,文喜相的方案也很难成为根本性的解决措施。首先,该方案需取得日本政府和受害者的同意。即使获得双方的同意,若胜诉的受害者坚持要求日本企业赔偿,财团也无法强制受害者收取赔偿金。这意味着即便“记忆人权财团”成立,只要存在这样的受害者,目前的矛盾局面随时都有可能重新上演。受害者团体已经对这一方案表示了负面看法。部分受害者团体和正义记忆连带等20多个市民团体27日在国会议事堂前召开记者见面会,阐明了对文喜相方案的反对立场。这些团体批评称,文喜相方案是对受害者而非施害者进行清算的法案,通过向有可能在韩日两国间引发外交矛盾的人们支付金钱,取得和解,要求他们放弃行使任何法律权利。目前,日本方面回避提及这一问题,保持观望态度。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