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韩半岛全视角

走向未来

韩国新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为改善韩美、美北关系必须解决的课题

2021-02-18

ⓒ Getty Images Bank

韩国新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能否重新推动河内美北首脑会谈破裂后丧失动力的韩半岛和平进程引人关注。


2月9日,郑义溶在就职仪式上表示,韩半岛和平进程不是选项,而是必由之路,但是其前途崎岖坎坷且布满荆棘,首先要同新成立的美国拜登政府加强韩美同盟,并致力于解决韩美两国间堆积如山的悬案。

目前,韩国政府对新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寄予莫大期待,因为郑义溶是30多年来活跃于外交舞台上的正统外交官,也是韩国屈指可数的“美国通”,同时也是资深商务专家。


郑义溶被提名为外交部长官时,韩国总统府青瓦台表示,郑义溶作为一直活跃于外交和国安领域的最佳人才,今后将积极推动发展文在寅政府重点推进的韩半岛和平进程和新南方、新北方政策等,进一步提升韩国在国际社会上的外交地位。郑义溶曾任世界贸易组织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问题理事会主席,并在文在寅政府成立初期担任青瓦台国家安保室室长,可说是多方面富有经验的外交、国安、商务专家,因此今后将会与拜登政府外交国安团队就双边悬案进行紧密协调。


2月15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在向新任外交部长官郑义溶颁发任命书时表示,没什么需要特别嘱咐的事情,但强调要把握重新推动韩半岛和平进程并促使其取得成功的最后一次机会。文在寅总统还表示,虽然时间所剩不多,但不必操之过急,要稳扎稳打地一步步向前迈进。过去,文在寅总统再三表示,为重启美北对话,韩美两国必须尽快就此问题进行沟通,但是在总统任期仅剩1年3个月的情况下却表示不必操之过急,因此文在寅总统此言令人深思揣摩。


由于该问题尚未能取得实质性成果,文在寅总统在1月18日举行的新年记者会上强调将尽可能在短期内促成韩美首脑间交流,就重新推动韩半岛和平进程达成一致,并在2月4日与美国总统拜登首次通话时表示,韩美两国有必要尽快共同制定总括性的对北韩战略。那么,文在寅总统在向郑义溶颁发外交部长官任命书时为什么说不要操之过急呢?其原因在于拜登政府尚未制定确切的对北韩政策。在此情况下,即使韩国政府匆忙推进,也难以在短期内取得成果。


目前,韩美两国间尚未能就对北韩政策进行协调,因为拜登政府正在全面重新研讨对北韩政策,且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对韩国政府的对北韩政策基调提出异议。此外,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展望,拜登政府和文在寅政府有可能围绕对北韩政策出现严重分歧。


韩美首脑于2月4日通电话时,拜登总统强调韩美两国持同样立场至关重要,这意味着韩美两国的对北韩政策有所差异。此外,郑义溶外长5日在国会人事听证会上表示,北韩国务委员会委员长金正恩仍有无核化意志,但是美国国务院立即反驳称,北韩仍具有核开发意志。当地时间2月1日,美国发布关于韩美两国对北韩政策的报告,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希望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对北韩作出更多让步而使两国关系周期性出现紧张,这种情况有可能延伸至拜登政府,但是拜登政府不急于重启美北对话,因此文在寅总统在任期内将难以导出实质性成果。


在此情况下,拜登政府希望通过韩美日合作,加大对北韩施压力度。当地时间2月11日,美国国务院对韩日紧张升级表示遗憾,并强调拜登-哈里斯政府将在加强同盟间关系的目标下,为改善韩日关系作出努力。此外,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过电话祝贺郑义溶外长就任,并强调韩美日合作的重要性。因此,郑义溶外长将如何消除因韩国法院对二战期间被强征劳工和慰安妇索赔案作出赔偿判决而加剧的韩日分歧,引人关注。


美中战略竞争也是恼人的问题。由于拜登政府也对中国采取强硬政策,包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韩问题在内,郑义溶外长必须慎重地处理对华外交事务。就韩国是否参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联合体问题,郑义溶外长表示,无论何种地区联合体,只要透明、包容且遵守国际规范,韩国也能给予合作与配合。也就是说,韩国将通过战略性外交拓展外交空间。


美国在致力于建立反中联合战线,因此要求韩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以美国为中心且日本、澳大利亚、印度参与的联合体。目前,韩国尚未加入这两个组织,但是加入中国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而使美国政府认为韩国政府侧重于与中国的关系,因此韩国政府有必要尽快同意美方要求,以消除不必要的误会。


另外,韩美两国将从3月第2周开始举行为期9天的上半年联合指挥所军演。一直以来,北韩对韩美联合军演表现出敏感反应,且金正恩委员长最近提出停止军演的要求,因此本次韩美联合军演将成为拜登政府成立后考验美北关系和南北韩关系的一项活动。


今年3月举行的韩美联合军演因新冠疫情尚未平息,美国难以派出增援部队,因此军演规模缩小,时间相对缩短。对此,有人认为本次军演不会有多大成效,且在北韩要求停止军演的情况下,没必要举行既没有多大成效而且会刺激北韩的韩美联合军演。但是韩国过于迁就北韩的话,韩美关系有可能出现隔阂,并对改善南北韩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目前,韩国政府希望在美北新加坡协议的基础上重新推动韩半岛和平进程,但是新成立的美国拜登政府将以不同于特朗普政府的方式接近北韩。因此,韩国作为韩半岛问题的当事国,今后在与有关各方就此问题进行协调时,必须积极反映我们的意见,为韩半岛和平稳定奠定坚实的基础。

最新消息